岳麓书院收费案:教授与发改委激辩收费批文合法性(4)_励志文章
上一篇:岳麓书院门票门续:文物管理处被认定无法人资 下一篇:传授诉湖南省发改委违法允许岳麓书院收门票被驳回,称将上诉

岳麓书院收费案:教授与发改委激辩收费批文合法性(4)

岳麓书院收费案:教授与发改委激辩收费批文合法性(4)

2月22日,岳麓书院门票案在长沙天心开庭,图为庭审现场。 文天骄 图

  定价批文能否被起诉

  答辩中,被告还提出,1109号文不但不是行政许可行为,原告不能根据《行政许可法》来审查其合法性,而且,1109号文根本上不是一个具体行政行为,而是抽象行政行为,属于规范性文件。

  根据《行政诉讼法》,如果1109号文被认定为规范性文件,这就意味着原告与被告之间必须发生行政相对关系,才能起诉被告。被告认为,原告购买岳麓书院景区门票的行为,只是与岳麓书院发生民事关系,不能认定为与被告发生行政法律关系,被告没有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,因而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。

  《湖南省规范性文件管理办法》中,规范性文件是指除政府规章外,行政机关和法律、法规授权的组织制定的,涉及公民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,在一定时期内反复适用,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行政公文。

  被告认为,“1109号文表面上看是特定时间内对景区提出了禁止性要求,景区不得超过50元出售门票,深层次看是向不特定消费者发出通告,如果景区超过政府制定的‘天花板’价格收取门票,消费者可以据此向旅游、价格、市场监管等部门寻求救济,该批复是可以反复适用、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,属于抽象行政行为。”

  当庭被告还提交了一份证据:湖南省司法厅发给湖南省发改委,确认单个项目价格批复文件属于规范性文件。

  原告反驳,“作为一个批文,1109号对象特定,批复给岳麓书院;批复事项特定,即许可其对外收取门票;行为时间特定,三年期间内有效;具有直接的执行力,即其可对外收费,这是典型的具体行政行为。对于申请者岳麓书院而言,1109号文就是一个收费许可行为,是具体行政行为;怎么对于消费者而言,又变成了抽象行政行为?抽象行政行为作为一个学术概念,与具体行政行为相对。同一个行政行为,只有一种性质,不可能既是抽象的,又是具体的。”

  原告也提交了一个司法判例,(2001)京高行终字第39号,乔占祥诉铁道部票价上浮案,法院认定铁道部对铁路旅客票价实行政府指导价,所作的是具体行政行为,旅客与该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。这说明,政府定价是一种具体行政行为。

  《行政诉讼法》第25条规定,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,有权提起诉讼。“我们作为岳麓书院的游客,无疑是消费者,被告许可岳麓书院向游客收取门票费,该许可行为对岳麓书院和游客均有行政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,我们属于《行政诉讼法》第25条中的‘利害关系’人。”原告说,“道理很明显,你批复对方收50元门票的行政行为,实实在在影响到了我的钱袋子,为何我不能告你呢?”

  湖南大学是否有权收取5A景区门票

  作为中国古代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,1979年,湖南省政府委托湖南大学对岳麓书院进行修复管理。

  庭审中,原被告及第三方都认可,现在的岳麓书院具有三重身份,即教学意义上的湖南大学内设机构、文物意义上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、旅游意义上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。

  在法庭上,作为工作生活在湖南大学隔壁的湖南师范大学职工,倪洪涛问第三人湖南大学:岳麓书院对湖大学生免费,而对师大学生不免费,其法律依据是什么?第三人答:“不需要法律依据。我从家里的客厅到卧室去要收费吗?岳麓书院是湖大的二级学院,我们当然可以宣布湖大学生免费。”

  然而,当被问到被告是根据岳麓书院的何种身份来批准定价时,被告答,“根据其5A级景区身份作出定价”。

  《旅游法》第43条规定,利用公共资源建设的景区门票以及景区内的游览场所、交通工具等另行收费项目,实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,严格控制价格上涨。

  原告指出,被告将岳麓书院的门票定位为经营性收费,将面临一个湖南大学没有收费资格的法律问题。因为国务院和湖南省的《风景名胜区条例》规定,风景名胜区的门票由风景名胜区管理机构负责出售,湖南大学这一教育机构无权出售门票。因为湖南大学仅仅是文物保护意义上的岳麓书院管理者,而非获得租赁经营或特许经营权的合法市场主体。

  据此,原告认为,被告1109号文批复湖南大学收取门票的行为严重违法。

更多